<listing id="q8yrp"><object id="q8yrp"><em id="q8yrp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q8yrp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q8yrp"></code>
              3. 飞鹿言情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我的人生之朋友 第九十九节:第一步

                小说:我的人生之朋友  作者:羽法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明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明天一定赶在崔庸塰来之前,把你叔叔的车很急的停在门口,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听妳的语气,像是已经跟他通过话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昂,他之前找过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就把和崔庸塰对话的大部分内容都告诉给了郭东凯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跟我不一样?哼,他也好不到哪去!?#20445;?#30475;任美庭)“他人来了,下一步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和他进院长室等着,过一会儿你假装打电话,就说临时有事人来不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点头)郭东凯:“然后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没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没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我说过,其他的事你就不用管了,只要到时候你压住场就?#23567;!保?#22352;在桌子边缘)“还有,把你的狗拴好,狗狗可是非常善良的动物,因而我不忍朝它们下手……但这不代表被咬的人是吃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哈哈,原来妳也怕被咬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谁说?#20998;?#20250;咬别人,它就不会反咬主人一口吗?我是不忍对它们出手,可我能用它们喜欢的东西把它们引向屠宰场,希望到时候那个牵着狗的人……不要被绳子缠住了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?#30475;?#36319;妳谈完话,都让我受益匪?#22330;!?br>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?#26114;美玻?#25105;也爽够了,明天就看你的表演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还有一件事……?#20445;?#25343;出纸和笔)“妳能几个字我看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想要我的签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嗯嗯…就写……你掩盖不了你的罪行,这几个字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屋子里没有了声音,空气中的逸静和时钟对生命的宣判,使得两人虽近,但?#31449;?#36824;是想隔得很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几秒后)任美庭:“哦,那几个字呀!好,那我就根据我现在的心情,来模仿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把纸放在腿?#24076;?#28982;后拿起笔在上面写了九个字。。

                  (看了半天)任美庭:“怎么看都不像,是不是我今天有失水准??#20445;?#25226;纸拍到他面前的桌?#24076;?#25913;天再陪你玩,小姑娘要回去喽!Seeya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跳到地?#24076;?#28982;后挥了挥手离开了医务室。郭东凯瞅了一眼纸上的字,心疑之后是愤怒,愤怒之后是心喜。纸上写着九个“字?#20445;篕IS**YASS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到病院后,武航和田井泽几乎还保持着那样的姿态,就像两支蓄势的箭。

                  (站在他们中间)任美庭:?#26114;?#20102;,你可以下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她想拿回?#21482;?#21518;退半步)田井泽:“郭主任交代过,让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(打?#24076;?#20219;美庭:“郭主任现在让你听我的,第一把?#21482;?#36824;我、第二把kù子提紧、第三让神经控制好你的两条腿,给我像个人一样的离开,否则我们伟大的发明家就要满血复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shen手拿回了自己的?#21482;?#30000;井泽明显不信,几步就下楼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妳快成这家病院的老大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别!我?#38498;?#36824;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呢……?#20445;?#30475;董荣走向自己)?#21834;?#20272;计是不可能了。对了!你知道这附近哪有电视台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靠近晴中的地区有一家,妳又要干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给我们的郭大主任办些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见四下安全,把任美庭拉到一边,语气谨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妳也别太相信郭东凯,当心他把妳吃了妳还不知道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有你和小白在,我还怕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(微微侧?#24120;?#27494;航:“我……跟妳又不是一伙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哦,那你的意思就是想看着我栽在那个姓郭的人手里了呗??#20445;?#20182;不语;看向大厅)“他怎么了?又断电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?#21069; !?br>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他之前都经历什么了?你知道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只知道他从小是被家里的老人养大的,思想呆迟、观点老套,所?#24742;?#20160;么朋友也不太合qun,家里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那他总盯着窗外看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(摇头)武航:?#21834;?#25105;怀疑他脑子有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?#23433;挥没?#30097;,就是有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我没开玩笑,是真的。现在妳看不出来,等过些日子妳就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两人同时看向静如止水的姜杰。

                  (走到他?#21592;擼?#20219;美庭:“喂!大帅哥!?#20445;?#20182;微微一笑;坐在?#21592;擼?#21643;了?在想什么伤心事呢?跟我说说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:?#21834;?#27809;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真没事??#20445;?#35265;他点点头)“那有个小忙你能帮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:“我能帮上你的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谁说傻子就不能帮我的忙了,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(苦笑)姜杰:“什么忙??#20445;?#22312;他耳边吩咐几句)“就这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对,只要我一走你就开始,我会尽量把时间拖到中午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:“妳……好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笑了下)任美庭:“?#21482;?#36824;你。?#20445;?#23004;杰摆弄了一会儿)“行啦!我没偷看你的视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:“哪有什么视频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听好了,这次跟你说个正经的。?#20445;?#20005;肃起来,?#34892;?#22836;疼)“里面我给你留了两个文件,音频的,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这儿了,你就…你就按?#25214;?#39057;的顺序,照做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:“妳又要逃跑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小白同志,我也是个生活在和?#25104;?#20250;的大好青年,难道你想让我在余后的时间里一直呆在这个鸟都不愿出壳的地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姜杰不说话了。她拍了拍姜杰的肩膀,然后起身回到了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西门文浩:【看来我的话已经不管什么用了,?#21069;桑俊?br>
                  (站在窗边,捂着太阳穴)任美庭:“别误会,姜小白的事是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西门文浩:【妳可怜他?】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咳-咳——没有,跟武航比,姜杰?#20154;?#21361;险多了。武航现在是代理护工长,只要小心点儿,连郭东凯都不敢轻易动他。可姜杰不行,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员工,能被任何人舍弃……?#20445;?#35199;门文浩想cha话)?#21834;?#21453;正已经当了坏人,就干脆继续坏到?#35013;傘?#21683;—咳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西门文浩:【妳怎么?#20154;?#19978;了?】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?#21543;?#28779;了呗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西门文浩:【我估计呀,等我们出去后,妳没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。】

                  (头疼减退)任美庭:“哈哈!那我借你吉言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的夜肃静又沉?#20572;?#25152;有人?#23478;?#23433;眠就寝。可任美庭却没有,她躺在chuang?#24076;?#39069;头出现了大把的汗液,一幅幅怪异的画面和离奇的声响在她的脑中回荡,时而清明时而隐晦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:【妳以为妳掌控全局了吗?】

                  她猛然睁开眼睛坐直身体,大口的呼吸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【那…那是……那是什么……】(看着周围)【原来是个噩?#21361;?#22825;呐……】

                  等到第二天一早,任美庭就打开门凑到了?#24742;?#37027;个男人的房门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(?#20204;?#38376;)任美庭:“喂!起chuang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下chuang看见自己,?#34892;?#23475;怕)成年人:“妳是来放我出去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叫什么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成年人:“妳是来放我出去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?#23433;?#21578;诉我可不放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成年人:?#21834;?#39532;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马欲…你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走到跟前)马欲:“妳要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!借你一样东西而已,用不了那么紧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马欲:“?#30149;?#20160;么东西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上次告诉我的那件事我考虑了,也证实了,所以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欣喜若狂)马欲:“真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当然,你有什么话可以告诉我,我帮你传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咽口唾沫)马欲:“你告诉院长,我没有病我真的没病!求他放了我,真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(耸?#22987;紓?#20219;美庭:?#26114;?#21543;,胳膊shen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马欲:“干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你总要让我找个理由吧,要不然我怎么帮你传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马欲:“行行行!?#20445;╯hen.出胳膊)“说吧,妳要借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借你点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还没?#20154;?#21453;应过来,任美庭上去就是一口,这一口咬?#20040;?#23454;,血从任美庭的zui角流出,在马欲的胳膊上留下了深深的两排有棱有角的牙印!

                  马欲:“哇啊啊啊!!!!!!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(马上推开他,吐了几口)任美庭:“大哥,你该洗澡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见状,连忙跑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“他……他又想勒我的脖子,我?#35805;?#27861;只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(竖起眼眉,看他)武航:“你等着,有人来收拾你!?#20445;?#30475;任美庭)“妳没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:?#25353;?#19981;上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“我领妳去医务室吧,我看郭东凯一早就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任美庭点点头,扶着她两人直接来到了医务室,武航一推门把郭东凯吓了一个激灵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郭东凯:“她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武航:?#26114;?#26469;那小子又盯上她了,她被迫咬了他一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(冷笑)郭东凯:“怎么就妳事儿多?赶紧把她扶屋里去!一会儿院长要来。武航你也回去?#24613;缸急福?#19968;会儿等姜杰来了,我让他送任美庭回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飞鹿言情网 www.wumm.tw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                <!--
                清明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4月5日到4月7日) -->
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                (按左右键翻页)
                我的人生之朋友书评:
               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