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q8yrp"><object id="q8yrp"><em id="q8yrp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q8yrp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q8yrp"></code>
              3. 飞鹿言情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 第一百四十二章: 辞心逝剑初悲、戢武冰雪共抗敌(一)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滑步定足,双剑亦同时震退,各自负伤呕红,烈劲驱散之余,顿感浑身灵力耗损极快,一股抽身裂胆之感,勐然窜腾全身四肢越感软力,随即单膝伫剑跪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呃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突感全身四肢百骸整个要崩散,随即虚幻于现实竟在脑海中交迭,让玉辞心惊异非常,冷汗随着视线渐渐模煳(怎会……?!)

                  随即迭影交错,眼前负伤黑衣女子,影迭影换,虚是实,实是虚,虚虚幻幻不似真,真似幻,幻似真,

                  真真假假若似真,虚实交迭身影,判若两人,?#25239;?#23613;处映照的是,面枯如死灰的自?#28023;?#30524;中所见皆是熟悉身影,睁眼一定,再回神,额颈已然被通墨剑锋尖架颈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阿…?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看来你终于回神了,若是这样就结束的话,那未免失了味,站起来吧!将你的剑提起,再来过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话语一?#24076;?#29577;辞心(黑)即刻收锋,举剑再指眼前散发负伤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来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妳…!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如果要?#38405;?#21329;劣手段,趁人而为,那么?#36864;?#32988;了,赢也不够光彩,纵然是仇敌,吾也要用自己方法,了结咱们之间恩怨,再来过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你明明有机会能杀我,能替你族民报仇,但你却没有这样做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内心疑惑存有一丝不解,?#24187;?#30333;,?#24187;?#30333;,眉眼轻挑,冷冷注视着眼前宛如自己倒影女子,深邃眼神里却是有一丝踌躇,不禁怀疑自己所经历的种种,

                  静思不语,接着撑持伤体紧握手上倾雪剑,倚剑ting身而起,并?#20063;?#25325;zui角血渍「呃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就在玉辞心冷剑指对手时,异变突生,不知从?#21619;?#26469;邪力源源不绝贯入明镜台里,镜面竟逐渐被邪力侵袭,渐渐染成一片黑,顿时只见另一名同样是自己的女子,竟无端发狂起,一卷冰雪抱头巅身踱?#2107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脸上似怒似狂,接着明眸?#26432;?#19968;片澄明,转而变得红眼噬血,像是入魔徵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啊啊啊…吼吼吼…啊啊啊啊…嗷嗷嗷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接着戾气盈身,散发阵阵邪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嗷嗷嗷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瞬间情感全失,成为螁变后真正魔雪狂女,惊摄一幕,呈现在眼前,玉辞心不由得心下一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怎会…?!」

                  (她怎会无端发狂?!怎到底是怎样一回事…?!)

                  无法理解时,当下她决定这样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(虽不知发生何事?!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她变成狂态模样,罢了…还是先想办法,让她?#25351;?#24515;?#21069;傘?

                  「姑娘…冷静阿…!」

                  狠目一冷即刻锁定眼?#24515;?#26631;,狂杀不语,起剑旋杀攻至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杀杀杀杀!!?#23849;玻。。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黑煞魔剑,剑光迸射,魔剑旋杀逼袭,接着残影踏步化千影,运掌凝煞,勐然袭向眼中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死来!!!喝阿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陡然数道人条飞窜而出,奔驰挥剑便是一阵快剑走闪,道身凭空现,一助一卷冰雪解危,

                  又是相同情?#21361;?#26144;入眼帘中别感一丝难解,然而道身不敌狂魔女,转眼被魔剑全数消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随即觑准时机,狂女怒剑力噼,要取下冰雪命,玉辞心迅速旋剑挡杀,锵声乍响,竟被力逼三分,下风已现,陷足沉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呃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?#35805;?#21834;啊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妳快醒醒阿!千万不可让自己迷失了心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此时只见黑衣女子,横剑沉力一握,加强数分力道,似要强逼眼前散发女子,接着一声怒吼震响!沉力压碎地面,将另一人力压双足陷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嗷嗷嗷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承受不住巨力压迫,玉辞心再度伤上添新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呃噗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接着明镜台前地面整个被劲力压碎,陷地裂碎,而她却整个人?#25442;?#22475;于乱石之中,剩下倾雪反cha在地,

                  剑身还流淌斑斓血迹,滴滴血水渗落于尘,像是诉说着败者哀歌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尘埃落定时,本体也深受影响,此时玉辞心体内魔息竟无端增强,接着纷纷逼退沛然剑气,仙术,韶音,就连白莲圣气也一同被震散,接着残余一口气的她,莫名呕出毒血「呃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一旁剑之初见状急忙将她搂在怀里,指尖凝气欲封闭五?#24076;?#23682;料却是毫无半点作用,宛如泥牛填海,全然无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辞心!辞心!妳醒醒阿!妳快醒醒阿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剑…之…初…呃噗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虚弱气息随着残存的一口气,谜开细丝眸光,模煳视线映照出垂卸白发丝,心知死劫终也逃不过,

                  玉辞心却是隐含眼泪,盈框而不轻流,虚弱看看在场众人后,闭眼含泪长逝于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对不起…剑之初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随即泪珠伴随阖眼而告终,体内煞毒转眼间渗透全身筋脉,?#25104;?#36234;变越死灰苍白,朱唇泛黑毒?#24613;?#21457;而辞世,然而就在香消殒落之?#21097;?#20940;空飘来圣气,

                  贯入她的体内,圣气?#25105;?#31388;腾,尽数将她体内煞毒魔息,消灭殆尽,接着圣气冲宵灵台,再次进到意识深层,将陷入长眠的另一道意识唤醒,

                  藉此替代失去的三魂七魄,以意识魂身再续玉辞前命,就在众人陷入一片哀伤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辞心啊…啊啊啊…!!!我不相?#29275;?#25105;不相信这是真的!我不相信…我不相信啦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一辞心啊一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…事情怎会变成这样…剑之初请节哀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辈…玉姑娘…呜呜呜呜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为妳奏下一曲,是犹敬一代女英杰慨然?#25345;尽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一生传奇?#24405;#?#20174;穿越时空?#20004;瘢?#32463;历过许多风风雨雨,从?#30342;?#26790;泽一役,双魂同体至离体双分,再由漫长岁月历经至此,多少事,多少人,多少期?#20301;?#21040;的却是波澜万丈,一件又一件艰难苦行,

                  承诺的事还来不及实现,就临世告别,一滴泪诉说无法还诸的情,只盼来生相遇再?#22007;梗?#19968;卷冰雪至?#20284;?#38646;成雪花,若说玉辞心是虚幻化名,若是不是玉辞心,玉辞心这个名?#31181;?#27492;以后便是无名姓…

                  伤?#20174;?#32477;的剑之初抱着失去温度的冰冷尸体,哀声绝望怒吼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一一一!!!辞心阿一一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随即真气爆发,掀屋拆房,真气一散,素还真,玉倾欢,蝶舞仙?#21361;?#36877;遥公子,纷纷被真气余劲震退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剑之初…冷静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辈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剑公子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只有一人沉默无语,神识受到激烈震?#21361;?#30636;即神识回神,睁眼瞬间,一?#26412;?#26159;莫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发生什么事了?!唉阿…我家屋顶怎会飞去了?!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36127;?#21451;…你终于回神了…玉姑娘…她…她已经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素还真低头叹息着,感叹世道不公,江湖险恶,更挽惜一代贤王,香消殒落,内心不由得惆怅沉重起,

                  本来想藉着探望为由,加以周旋无衣师尹跟戢武王之间的恩怨情仇,熟料事情会演变如此,随着悲恸心绪越高涨,紧握的拳头也跟着越紧,?#21200;?#19968;丝忿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(狱海深渊!你们竟敢在苦境滥杀无辜生灵!肆无忌惮!还间接伤害素某的至亲好友,这?#25910;?#32032;某必将要向你们逐一讨回!!!)

                  盛怒的眼比不过此刻失去挚友的悲,素还真伤心不语,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现场气氛一片沉哀凝重,逍遥略微一看后,便收声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(?#31449;?#36824;是来不及了吗?夫人,在下有负妳的期?#21361;?#26080;能救妳?#24742;?#40784;芳苑有愧于夫人阿…)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此刻说再多,也是无事于补,只能任凭哀声凄凄,?#20102;?#20854;中,风无语,人悲恸,冰雪,辞心流风逝…

                  哀戚戚,风声叹为悲,伤心欲绝的人,双手紧紧抱住深爱的女人,欲哭却是无声,欲悲却是无泪,

                  低头垂发望眼却是深爱的妻子,平静又苍白的?#25745;櫻?#38745;静闭目长眠着,而自己却是如怒海凶?#21361;?#32763;涌覆浪,一颗心如千疮百孔般,伤心欲绝似如破碎般,

                  ?#25104;喜?#20877;昔日沉稳,而是万般憔悴般,失神,失心,抱着手中的冰冷尸体,扬天长笑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哈哈…哈哈哈…哈哈哈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笑声显得格外凄?#36965;?#19968;声笑是耻笑自己的无能,二声再笑,是笑苍?#29043;?#24773;拨弄,三声笑,是恨,恨自?#2802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恨命运,还恨那些刽子手,更恨背后始作俑者,恨不?#20040;?#21051;亲手为自己妻子报仇雪恨,声声笑,声声悲,

                  恨苍?#29043;?#20309;要这样残忍,恨自己为何要这样软弱,狂笑凄悲,由狂笑渐渐变得悲笑,渐渐由悲而收声沉默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无声的人双脚由跪地姿势,渐而勉力ting身而起,风一飘,发一扬,却见双眼呈现呆滞,眼神空洞,人如失魂落魄,简直跟平常的他判若两人,剑之初两手侧抱玉辞心冰冷尸体,自言自语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辞心…辞心…妳不用?#40575;?#21333;…剑之初绝不会放妳一个人孤单寂.寞,走…咱们回去…回去只属于我们的家…我们回家去…回家去…回到碎云天河…辞心…辞心…辞心啊啊啊啊啊一一!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剑之初几近万念俱灰时,白龙,金龙,飞天光影,三方齐同赶回逍遥居,光华散去,啸日猋,叶小?#21361;?#37325;伤昏迷荷飞雪,苏纹绵却惊见眼前令人伤心欲绝的一幕,三人?#24187;?#29366;况,欲开口询问时,

                  却被一人佛?#38236;?#19979;,素还真用眼色示意,摇头无奈哀叹后,便将事情经过告知他们三人,三人听完后,?#25104;?#19981;禁大惊失色,更是凝重悲恸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怎会这样…怎会这样…苍天怎能如?#30636;?#24525;…如?#30636;?#24525;阿…前辈…玉姑娘…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阿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难道有情人真不能眷属吗…?为何上天要这残忍将一对恩爱鸳鸯硬拆分开…阿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(?#36127;蟆负蟆负?#38463;…孩儿不信…孩儿不信阿…啊啊啊…母亲阿…这不是真的…不是真的阿…阿…)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待续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飞鹿言情网 www.wumm.tw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                过年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?#36766;?#20805;(活动时间:2月4日到2月19日)
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                (按左右键翻页)
               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书评:
               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