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q8yrp"><object id="q8yrp"><em id="q8yrp"></em></object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q8yrp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q8yrp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2. <code id="q8yrp"></code>
              3. 飞鹿言情小说网

               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: 往事遗憾、埋藏的历史(二)

                  一名白髮男子,苍白面色犹添一丝虚弱,衣衫朴素,不改温吐的面色,来到无名铸师身后未开口,另一个人已然先行开口,

                  轻咳几声后,识无名才将手上拐杖轻轻放下,并且背对着身后那名白髮男子,和蔼语气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咳咳咳…病人不待在chuang上好好养伤,一睡醒?#22270;?#24537;找上老夫,?#19988;?#20026;还在担心那位姑娘状况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哈…你这个小子,真是惦惦吃三碗公饭,真是黑酐啊装酱油,看不出来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?#30149;?#20320;就别在损我了…我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哈…你的个性一点都没半点改变,?#38405;?#19968;日临别之后,算一算,你我也有一段时日不见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?#30149;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谈这了,对了!你怎会无缘无故寻上吾,是为何事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事发突然,唐突来访,叨扰前辈安宁,剑之初深感抱歉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36825;样忽然跑来,确实有了一点点唐突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晚辈知错…请前辈见谅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32943;来探望吾这个糟老头,吾欢喜就来不及了,怎会怪罪你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,识无名口气顿了下,肃穆神色稍许凝重起,抬头望着苍蓝天空叹了叹气,接着语气略带几分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…自数年前一别后,咱们之间也很许久不曾这样一起谈天说笑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?#30149;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四年一别,很多事已然不同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前辈意思是…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…?#31449;?#36824;是藏不住了这个秘密,还是让你们遇上了,初儿,你是否还记得吾曾经向你提起那段故事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是关于阙鹰族故事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而你可知晓,你们昨日遇上那?#39277;?#29289;是什么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前?#33485;?#32463;向晚辈提及,那段关于祖皇树,守护四灵神兽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呵呵…看来你还尚记得当年,老夫告知你的故事,吾还以为这桩秘密,能永远不被揭穿时后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36947;!?前辈是指藏匿在慈光之塔的传说中的魔兽,凶牙!?倏闻每当凶时凶日,?#30053;?#20043;夜时便会出现一隻三头六臂的一头至极凶残的怪物,出来为祸乱世,吃人啃骨,所?#24742;?#24403;有人听到那?#39277;?#29289;骇人听闻时,未及慌,胆已破,因此也被?#21916;?#30340;人视为一种威?#30149;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正是这样,慈光之塔才会如此重视,屡?#25490;?#20986;精锐?#24050;?#24618;物行踪,但却是屡屡受挫,甚至亡故于凶兽手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0026;何那头魔兽,会昨夜出现在壁天峰!?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4536;了昨夜是什么日子了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啊…是大凶yin邪之日!我居然忘却了这样大凶之日…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所?#37233;?#20982;yin邪之日,便是卯时至yin至邪凶日,也是慈光天源最虚弱的时后,因此藏匿在暗处的妖邪魔物,才会?#26469;?#27442;动,想藉此凶时凶日将天源毁掉,然后毁掉慈光之塔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当年界上师,为了镇压那些死去怨灵,不惜以自身?#24742;?#20026;代价,才好不容易?#24618;?#20102;那股至yin至邪怨力,更以自身?#24742;?#20026;引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正当气氛凝肃时,远方传来一阵轻浅脚步声,伴随着谜茫身影,渐行渐进,一名褐色长髮,一袭橘红白衣连身长裙,貌美如花容颜添着一丝冷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脸色苍白失了原本血色,zui角残留风乾血渍,颠簸摇晃,左手摀xiong,步步巅?#21480;?#26469;,神色苍白凝重,似是受伤沉重,

                  经由昨夜那场苦战后,玉辞心功体受损几近四成,虽内伤经由高人医治,已然将瘀血逼出汰半,但体内残留邪劲,却是无法一时逼出,导?#40575;?#21147;渐渐流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脸苍白虚弱的人,巅着不太稳脚?#21073;?#26469;到他们身后,压抑着全身痛楚,一手捂xiong,zui角还溢留出血渍,介入两人谈话,zui角微微苦笑了一下,接着续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…慈光塔还藏有这一段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不为人知的过往历史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裡时,剑之初不禁心惊了一下,沉稳脸色顿了一下,略显几分惊讶,急忙回头一看,眉?#31354;?#20102;証,面略几分错?#25285;?#35828;话?#34892;?#32467;巴错愕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…玉…玉姑娘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姑娘苦笑了笑,应声附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姑娘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眼神目光一移,将视线直直逗留在散髮女子身?#24076;?#35821;气略为紧张「玉姑娘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玉辞心眉睫闭了闭,微微稍动后,接着笑了笑说道,左手紧摀住xiong前,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续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…不用担心我,吾的身体还尚没虚弱到爬不起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但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种毫无紧要事情,多谈只是?#32536;?#26080;益,还是继续你们的话题吧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听姑娘说话语气宏亮有力,谅必是伤势已有好转许多了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是…这?#23478;行?#21069;辈出手相助,否则玉辞心这条命,必是一命呜呼哀哉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哈哈…龄牙俐齿的娃儿,说话真是讨人欢喜啊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玉辞心一脸懵懂,抬头望了下周围陌生环境,接着跟站在前面的白髮男子,视线互换了一眼,接着颠簸摇晃身子,隐忍着浑身痛楚,踏着沉重脚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步一步走向驼背老者方向,一?#36234;?#20043;初脸色变得凝重,?#20037;?#32039;皱,不暇思虑,急忙搀扶着受伤女子的玉手,小心翼翼扶着她的身子,往老者方向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小心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当?#30053;?#20043;夜时,至yin至邪时刻,便是妖邪魔灵最盛强的时候,也是那头魔兽出现时刻,而昨?#25296;?#26159;逢魔最盛时期,吾原本以为能借圣气地脉三能,能将那?#39277;?#29289;困于三封结界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识无名先是叹了叹口气,并且将手上铁具放在木桌?#24076;?#24182;且倒了二杯茶水置放于桌?#24076;?#35201;供于两位贵客饮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地方简陋,没什么好招待的,还请多多包涵,两位请坐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多谢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嗯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方才听前辈所言,是否与昨夜所发生事情有所关连,逢魔之夜又是指?#25105;猓俊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唉…这件事说起来也是话头长,姑娘既然想知晓,老夫便告知妳吧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老者一面喝茶一边讲述着关于慈光之塔前身渊源历史,让旁听之人,听得一愣一愣的,从祖皇四族故事到四族决裂,反目成仇,以及祖皇四神兽被魔气侵袭腐蚀到神兽坠落之间,一段一段皆包含了四族恩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玉辞心、剑之初、听完这一?#25105;?#34255;历史之中的秘辛过往时,除了表情惊讶外,还是错?#25285;?#22240;为这也是她第一次听到关于四魌昔日的故事,ShaLu碎岛的渊源,以及慈光之塔的崛起,她顿了一下后,连忙追问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1518;来那qun人又怎样了?是否有找到属于他们自己故乡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姑娘莫急,继续听老夫道来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剑之初虽不发一语,但他内心却是很明白,前辈口中所说的凶兽到?#23376;?#22810;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5913;?#19968;qun人终于也是逃不过,苍天无情审判,判下罪责…遭受迫害,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定数,多数覆亡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实在难以置信,曾经是?#30475;?#30462;壁,最?#25214;?#21482;能盾破裂牆倒壁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再怎样坚而不摧城牆,也有牆壁倒毁的一天,这就是苍天无情啊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再那之后,四灵又如何坠落成今时这般,凶残的模样呢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自云裔圣城倒毁后,四海闹动翻腾,深藏在海渊底下魔邪?#20040;?#30772;海而出,无数妖戾魔魂恶灵,全数往祖皇树方向而去,其中?#38405;?#24102;头的凶兽更为残暴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便是前辈口中所说,上古凶兽、凶牙吗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然也!」

                  ?#24863;?#29273;不只威力万钧,就连护树灵兽也并非是牠之对手,四灵圣兽虽联手制敌,但仍是不?#34892;?#29273;威,最后四灵神魂被凶牙所夺,凶牙因此邪力大盛,夺朱雀之魂,白虎星魄、玄武之体、青龙,龙魄,才会成为今时今日四魌界最大威?#30149;!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原来这就是,那?#39277;?#29289;拥有三头六臂的由来…?」

                  「吾之云铸术法,虽能一时将牠困在云洞之中,也只能维持短暂一时,待下次至yin时刻时,牠便能破封而出,届时四魌界必将再次?#21051;?#29983;灵,血染天下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回想昨如?#31449;常?#23588;是心存馀悸,玉辞心握杯饮茶,若有所思起,一时陷入沉默「…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(虽说这一切与吾无关之,实在不必要自惹麻烦,万一消息传回ShaLu碎岛,被王树殿?#21069;?#32769;头知晓,后果将是不?#21543;?#24819;,这样一来,吾之女儿身份便汲汲可危了…)

                  思若于此,玉辞心,心中开始产生矛盾,倘若出手相助,怕是会连累到自己,但若是选择无视,?#21046;?#19981;是太过无情,

                  ?#26247;?#33258;己这条命能捡回来,也是靠前辈及?#32972;?#25163;相助,岂能知恩不懂图报,这样又妄顾江湖道义,妄为人矣,

                  再者三度落败的耻辱,又怎不讨回颜面呢?但面?#38405;?#26679;怪物,胜算又剩多少成呢?#30475;?#31096;不除必定为害天下,几度深思,

                  情义、立场,放在心中天秤摇摆,固若思一,心中矛盾渐渐有了明确的答桉,于是眼神凝色一定,将手?#21916;?#26479;放下置放于桌?#24076;?#35828;出自己一番见解,以及彰显自己决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祸胎,人?#35828;?#20197;诛之,身为慈光之塔一份子,怎能袖手?#24616;郟?#30475;祸害?#20013;?#34067;延,而无睹之,这一点吾绝做不?#21073;?#26082;要除之,那便算上吾一份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 听完这一席话后,驼背老者,抬头看了正?#24742;?#30340;那名陌生女子一眼后,眼神微微一凝色,面带几分诧异,接着哈笑一语,拿起桌上的茶杯品嚐苦涩?#27835;?#29976;的茶水时,忽色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茶叶沉底虽然饮起来苦苦又SeSe,但细细品嚐之后,咽喉之中又却有一股澹澹浅薄的甘甜,就如同此时?#19997;?#22993;娘心思一般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玉辞心虽然不明白,前辈意喻为何,但她还是很?#34892;?#20859;般,举杯致意,眼色微凝,凝色以茶代酒一口饮尽,并且撇开话题,将话题一转,以茶代酒,向两位举杯?#36766;搿?br>
                  「这杯茶吾?#36766;?#36744;,一来是为了?#34892;?#21069;辈?#35753;?#20043;恩,二来谢初大哥为吾引荐高人,这样一来吾才有机会目睹高人的庐山真面目,幸矣…幸矣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 剑之初一脸茫然盯着面前貌美如花似玉的姑娘不放,表情?#32536;糜行?#21574;滞,而被直直盯着看的美人,似乎没什么特别感觉,

                  心既不悸动,脸更没半点羞涩,依?#19978;?#24847;自若,对着面前的白髮男子,举杯敬意,接着呵笑一声,茶水一饮尽,咕噜一声甘甜微涩的茶水已然入喉三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「两位…请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待續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飞鹿言情网 www.wumm.tw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                <!--
                清明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?#36766;?#20805;(活动时间:4月5日到4月7日) -->
                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                (按左右键翻页)
                霹雳之玉辞心新传书评:
               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京东彩票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 大乐透53预测 福利彩票 幸运农场玩法技巧 广东时时彩三星分析 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牛牛打字高手 正版六肖中特网主大全 七乐彩第23期中奖号码 诈金花技巧绝技手法 重庆福利彩票销售点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黑龙江11选5彩金 22255创富心水论坛